彌柯

隨心所欲

miss

  他看向那个人。
  那人迎光站立,白惨的光束冲淡了大海的深邃。他就站在那里,不会跑不会逃。
明明只是几步远的距离,他却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。漫长、孤独。
  那人嘴角噙着一抹笑,目光柔和。
"I miss you."泪眼朦胧中,他机械性的跑了过去,因为过度兴奋,肌肉紧绷微微颤抖。跑过去差点摔到。
他拥住面前的人。他们紧紧相拥。
一时间,没有了天地,只有他们。
 

画不出太阳王亿分之一的美貌

夜·果

  
   在舞池中,年轻的男女在扭动身躯,尽情的欢笑着。暧昧的灯光,照射这每个人的脸上,睫毛下投出长密的阴影。张宛却心不在焉,他的位置旁边多出来了一个人。
  是个相当俊美的人,不知喝了多少酒,脸上透着红晕也是别样的可爱。“醒醒啦,你怎么在这里?”袁森朦胧间听到有人在叫自己,“史、史云生,是你吗?”袁森嘟囔着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用力拥住面前的人。
“喂,你醒醒,别抱着我。”张宛被眼前的情况打了个措手不及。“不、不要,我就抱抱你,你别离开我,求你,我只有你了。”袁森更加大力的去拥抱怀里的人,生怕自己一放松,对方就会消失。“我不走,你先放开我,好不好?”张宛尝试着放松身体,让自己不是那么痛。对方比自己高5cm左右,张宛一抬头,又是被这个人的样貌吓到了。挺鼻大眼,睫毛长而密,皮肤光滑,鼻头和眼角因为哭过,还微微泛红。睫毛上的一滴泪划过面颊,以至于没有听清那人在自己耳边说了什么。他晕晕乎乎的被对方放开,张宛不知道出于什么心里,对那个人说了一句,你来我家吧。说完自己先红了脸。他看见对方眼里发出了激动的光芒。
  到家后,张宛对那个人说,你先去洗澡吧,真的很单纯以为自己只是捡了一个醉汉回来,收留一晚,然后等他清醒送他回家。那人倒是乖乖的,在知道哪里是浴室后,便去洗澡了。张宛翻了翻衣柜,只有一件米老鼠体恤,大小应该差不多吧。张宛细细摩挲这那件体恤,似乎又想到了那个人。
  “算了,都过去了,还有什么呢?”张宛拿着那件衣服,敲了敲浴室的门“我进来了。”张宛说到。一推门,铺面的水汽让人有点不适应 ,潮乎乎的。径直走的架子旁,将衣服挂在上面,一扭头就看到那幅活色生香的画。蓬蓬头高架着,那人站在底下,仰头接受着热水的冲洗,划过额头、划过鼻子、划过下颌、划过喉结、划过胸肌、划过小腹……光洁细腻的肌肤在热水的冲洗下微微泛红,就好像一个小番茄,你一抿嘴,饱满的果实就会爆浆而出。张宛脸变红,十分僵硬的对那人说:“衣服放这里了,我先出去了。”那人回头,只看到张宛慌乱出门的步伐和红的近乎滴血的耳朵。

每天都不知道自己瞎几把写了些什么东西,你们能看下去我就已经很开心了。希望自己可以勤快一点,不鸽。
努力🙏

专属味道(番外)上


真的很抱歉,我又鸽了。我原来是要更一个甜蜜蜜的少年纪事的,我大意了,忘记保存文档了。😭
@Helena-Lee 抱歉,大宝贝。我也想不到我更这个系列第一篇会是番外。
祝大家,开心?虽然我割的肉真的很难以下咽_(:_」∠)_

别拦我,我不管。无鸾的越人歌就是唱给沈大人听的_(:>_」∠)_

他,值得一切
(´இ皿இ`)張珍珍,你怎麼那麼好看
你是天使嗎?
我想上天堂

專屬味道的小預告

佔一下tag
@Helena-Lee 大寶貝一起想的abo腦洞
專屬味道
草莓牛奶的Daniel和鯡魚罐頭的洪馬克
(為什麼洪馬克天天臭臉,還不是因為找不到男朋友)
海洋教授的鯡魚小罐頭
自以為自己找到極品beta的洪馬克
第一次滾床單信息素放的十分歡快
結果,Daniel挽救了自己的生命
“你信息素別放那麼濃,我頭昏。”
突然軟萌的吳先生超可愛
今天,會發第一章
發了以後,刪這篇

便簽(二)

    紅色便簽和藍色便簽
便利店的便簽種類很多,花里胡哨的。大多以黃色或白色為主。
紅藍雙色便簽是買的最差的一份。
樣式簡單,顏色刺眼,幾乎是沒有人買的。
不過,到底還是有人買的。
店主是一個七十來歲的阿婆,人很親切。
“又來啦。”阿婆看到無鸞,笑著問他。“嗯。”無鸞應了一句。
“好久沒看見那個經常和你一起來的小伙子了,他人呢?”過了一段時間,阿婆有一句沒一句的問著無鸞話。
無鸞手下一頓。“他啊,去出差了。”
“阿婆,原來擺那裡的便簽放哪裡了?”無鸞沒回頭,低著頭,默默詢問著。
“哪份啊?”“就是那份,紅藍便簽,柯氏那份。”“哦,那份啊。我兒子嫌銷量太低,不讓我進了。”
“不進了?!”無鸞轉過身,詢問到。“是啊,除了你還有那個小伙子以外,哪裡還有人買啊。”
“阿婆,你…能不能再進一次,我都買了。”“啊,進可以進,不過,你用得了嗎?很多的。大概有二十板。”“別擔心,我用的了。”無鸞笑了一下。
“哎呦,這個俊哦,有沒有女朋友啊?”阿婆被這個笑閃了一下。
便問了一句。“有的,我很喜歡他的。”無鸞回答到。“好好過日子啊。那個以前和你一起來的小伙子也是個靚仔,肯定也有很多人喜歡吧。”
“是呢,我也很喜歡他。”無鸞想了想,歪了一下頭,回答道。
“唉,那小伙子人真好,還幫過我忙,要不是男孩子我都想把我兒子介紹給他呢。”
“是嗎?”無鸞不禁攥紧了衣袖。
“是啊。”阿婆說完後把頭一扭,摸向的小木柜。
“你拿著,你眼裡有的紅血絲,大概是又熬夜了吧?安神的藥包。”
阿婆遞過來一個白色的小東西。無鸞接過來,上面繡了一隻白色的鸞鳥還有一隻黑貓。
“你別嫌棄,我原來是給孫女的。唉,累啊,那小丫頭都三年沒回來了。”
阿婆歎了口氣。
“謝謝您。”無鸞握緊手裡的藥包。
“不用謝,辛虧你陪我這個老婆子聊了這麼長時間,不讓這一天該多無聊啊。”
現在是早上六點,太陽…出來了啊。